陸港觀盤-利率波動維持人民幣短期穩定

工商時報【元大中國機會債券基金經理人毛宗毅】

自上周開始,離岸人民幣隔夜拆借利率(HIBOR)又見攀高,從中秋前夕的2.84%上調到8.16%,直至中秋假期後首個交易日的23.68%,創下近8個月來的新高。今年1月下旬,中國人民銀行亦曾收緊離岸人民幣流動性以穩定匯率,HIBOR更是飆升到66.81%,創下歷史高點。

細究此次HIBOR飆升背後的原因,市場主要的判斷還是在人行為了支持人民幣匯率的穩定,而加大了離岸市場的干預。尤其人民幣加入國際貨幣組織(IMF)的特別提款權(SDR)籃子貨幣將於10月正式生效,但又適逢美國FOMC會議召開在即,升息與否的議題也牽動著市場對人民幣的貶值預期。

人行為確保人民幣入籃前夕維持平穩,而且要盡可能地縮減離岸與在岸匯差以利SDR的正常運作。在此背景下,才顯著見到人行採取收緊離岸流動性的措施,透過拉高離岸人民幣同業拆借利率,使得作空人民幣的資金成本大增,提高作空難度。尤其受到貶值預期的影響,離岸的資金池近2年快速縮減,香港的人民幣存款已從2014年底的最高約1兆元人民幣(下同),大幅減少3分之1至今年7月的6,671億元。資金池縮小使得市場對外部衝擊更加敏感,而中資銀行又是離岸人民幣的重要持有者,欲拉高利率使流動性偏緊並非難事。

除了上述原因以外,季節性因素也是影響利率上揚的原因。去年811匯改,人行要求中資銀行承作人民幣遠匯,而近期適逢匯改滿1年後的第1個季底,有大量的遠匯到期,平倉目的使得人民幣需求量大幅增加。

此外香港監管單位在季底時會對金融機構進行壓力測試,因此銀行通常會有準備金上繳的壓力,加上長假前流動性通常較為緊張等,都是導致HIBOR走揚的因素。

而近日也見到離岸人民幣(CNH)匯率較在岸人民幣(CNY)為高,主要是因離岸利率突然升高,在境外買CNH較為划算,反而呈現雙邊匯率短暫倒掛的情形,亦達到了縮窄兩端匯差的目的。與1月份HIBOR飆升對市場造成恐慌的情況相比,這次的流動性緊縮並未對資本市場造成過大的影響。主要是年初投資人對於人民幣的信心依然不足,加上人民幣被著名基金大幅看空,人行只能在人民幣被市場拋售後被動回應收緊流動性。

相較本次採取主動先發制人,加上香港金管局適時出手提供流動性,使得拆借市場整體運作有序,對市場的影響自然小的多。

然而處於高點的拆借利率應該僅是短暫的現象。畢竟與在岸利率仍處於低點相比,利差過大將吸引大規模的套利行為,且會影響離岸人民幣市場的發展。在10月初後隨著市場不確定性與季節性因素逐漸淡去,利率有望恢復正常水平。

作為IMF的第3大股東和新的SDR貨幣發行國,中國有必要保持匯率政策的穩定和透明以增強政策可信度,Q4人民幣匯率仍可望在相對窄幅的區間內波動。

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也不斷強調,人民幣不存在持續貶值基礎,匯率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穩定。隨著人行可能更頻繁地進行市場干預以對沖不同的衝擊,匯率短期將維持相對穩定,但也意味著利率將可能有更多的波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