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專欄-不是預言 只是把脈

工商時報【東吳大學法商講座教授 陳?】

七月間上電視節目時,主持人相當有心,拿出一張我今年一月演講時所說「2016年四隻黑天鵝」的投影片,目的也許在驗證我說話是否信口開河。不過所謂黑天鵝依照學者Nassim Taleb的說法,原本就是不可預期而影響重大的事,所以邏輯上應該沒有準確性的問題。

回頭看看八、九個月前的推測,四隻黑天鵝在當時都是可能性不高的事件,1、Brexit(英國脫歐),2、TPP破局,3、中國大陸的硬著陸,4、亞洲軍事衝突。6月23日英國公投揭曉,脫歐派勝出;接著美國兩黨總統候選人出爐,政見中均對TPP採取排斥態度,一般認為如歐巴馬選後不在國會採取突襲戰術,則TPP極可能鎩羽。至於中國大陸經濟情況相對尚可,但下半年占GDP210%的私部門債務大量到期,恐怕對經濟後續成長具關鍵性的影響。至於亞洲的和平狀態,如果北韓或南海聲索國中有任何一方按捺不住,則衝突也非全無可能。

有人問為何在年初就大膽猜測脫歐真會發生?其實當初所說四隻黑天鵝,都有共同的基因,也就是近二、三年來愈演愈熾的民族主義(Nationalism)。在此所謂民族主義倒不是政治哲學家研究的國家認同、或是「民族單元與國家單元的合一」等高深的論調,而只是指述一般通俗用語上,一種歸屬同一族群的團體意識,其中又隱含一種自以為是的優越感。

例如愛因斯坦移民美國後,表示其在德國曾目睹「過度民族主義」的肆虐有如疾病,指的是日耳曼民族的優越感。最近的例子,應該是川普在兩個月前所說,描述自己與希拉蕊之間的選戰,有如「強硬民族主義」與領導階層所崇拜「全球主義」間的選擇,言語之間已悄悄將總統選舉上綱為對「民族主義」的公投,而且川普一再高舉的民族主義,由其言論觀之,不論是築高牆、反穆斯林,無非是「純種白人」的種族意識,其狹隘程度,只能稱之為「部落主義」(Tribalism)。

眼光轉向亞洲,不論是朝鮮半島的情勢、釣魚台周遭的對峙、以及南海各聲索國間的論調,都可以看出背後民族主義的鑿痕,至於中國大陸經濟是否硬著陸,如何扯上民族主義?其實大陸金融體系的逾放加上隱藏性的不良資產,一般推測在20%左右。至於私人部門的債務已逾GDP兩倍,而上半年違約金額業已超過去年全年,主管部會又勇敢聲稱這次要以市場化原則處理,此種情形如繼續惡化,「經濟學人」雜誌在五月預言之中國債務危機,恐怕要靠大夥發揮「民族主義」才能緩和「剛性兌付」失守後的困局。

今年究有幾隻黑天鵝?中秋已過,早無揣測必要。但令人憂心的是民族主義聲勢方興未艾。不少國家採取外右內左策略。對外以民族主義壯膽,吸附民心(英國脫歐、希臘公投、西班牙大選皆屬之);對內則反商仇富,引發社會不安。但最嚴重的恐怕是對外不表立場,自我矮化國際地位,對內則採左右逢源,最近台灣民主守護平台形容政府「早上左派,下午右派」,頗為傳神。簡言之,就是政治上採部落主義以利分化收割,經濟上則擴大福利,輪流討好(結果必將左右為難,甚至左支右絀)。

看看兩岸情勢近期的發展,居然形成部落主義與民族主義的過招,把脈之後,脈象呈現未來走向已無從預言,兩岸事務主事者自認有耍弄文字的聰明,恐終將為聰明所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