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光雄: 房稅大漲 都更難上加難

工商時報【本報訊】

房地產稅的問題確實跟房地產的興衰關係非常大,政府機關的角度或立場,經常是距離實務很遠。就拿打房來說,兩岸打房都打得差不多了,但經濟景氣怎麼辦?還沒想到以後又來一個房屋稅。兩岸聽說現在也在談房產稅,重慶、上海都變房產稅的試點,好像2017年就要徵房產稅了。政府機關沒有想到稅在什麼時候開徵?要怎麼徵?是不是用很強烈的、暴漲的方式來徵?還是用緩和、溫和的方式?

房產稅是屬於地方稅,各地方政府站在財政的立場可以有很多的理由,為了公共建設非徵不行、非提高不可,政府機關官員和現實是有一段距離的。

都市更新一方面解決房地產的景氣問題,一方面要提振這個生活品質、公共安全、都市景觀。推動都市計畫、都市更新的時候,也面臨到非常多的困難,房產稅如果這樣漲,都市更新難上加難,現在都市更新可以說停擺了,我認為是非常的不符合國家政策的走向。如果都更之後用新的稅制去算,要繳的稅至少是都更之前的2.6倍、5倍,這些都市更新的整合當然受影響。

前台北市副市長張金鶚教授,主張用稅來打房,站在房地產業者來看,不太符合實際。不是說這稅制不能改,或說房產稅、房屋稅不能提高,是要用漸進溫和的方式,不能用一刀切的方式,傷害太大。房屋稅的高漲變成都市更新最大的殺手。

前行政院長陳?任內沒有調房屋稅,但他現在主張自用住宅應降稅、免稅。政府官員並不是不知道,但政治官僚體系上他沒有辦法,想要的東西沒辦法去推動。

房屋稅的調漲勢不可擋,既然房屋稅衝擊到都市更新的整合,為了減低這個衝突,應該在都市更新條例第46條有一個土地建物稅賦減免優惠規定,在房屋稅調漲的時候能夠透過修法的手段修定,將地價稅、房屋稅減半徵收的那個時間延長,原來46條規定是減收、減半優惠2年,建議立法院立法將2年改成5年,甚至更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