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金融政策 不宜說變就變

工商時報【彭禎伶】

高度監理的金融業,是最會看政府臉色、觀察政策方向的產業,因為金融業的布局與獲利,與政策息息相關,從金融政策到產業政策,都關係到金融業授信、投資及設據點的方向,幾乎已到政策一出,風行草偃,金融業遠比其他產業還聽話。

政策不開放,如證券業不知談好多少合資參股案,都不能動,第一銀行的大陸村鎮銀行「掛在帳上」已多時,不能拿掉也不能成行,唯有兩岸政府都放行,金融業才能去大陸設點、投資。

若戒急用忍 過去努力泡湯

過去是談有台商的地方、都要有台灣的銀行。大陸市場台商已先行多年,銀行一直到2010年底才正式設點,好不容易這幾年據點有長足進步,若再回到戒急用忍程度,近幾年的積極布局,恐如同夢一場,不必再談加設據點及升格子行。

金管會在談亞洲盃之前,大家很少強調台灣的銀行原來這麼小,連最大的台灣銀行也排不進全球前百大,打亞洲盃都被嫌個子不夠高;國銀過去只能擠在台灣市場裡競逐微利,現在終於走向亞洲,金融業者曾說,缺了大陸市場就不叫亞洲盃。

如今金管會未來四年政策規畫,兩岸政策幾乎不見,要金融先挺產業及實體經濟的情況下,就好像要球員們先去淨灘、做公益,平時就練練球,出國比賽不那麼重要,若要比賽先意思意思打打東南亞盃就好。

如同青春一去不復返,金融業布局海外的黃金時機,不知能堪幾次政策變更;同時金管會施政計畫中,連兩岸金融業務發展都不提,大陸也不會主動表示熱情,兩岸金融往來、據點核給,要說多如常,也是自己騙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