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榮背後藏著衰敗-下一場全球衰退 可能是中國製?

工商時報【文╱Ruchir Sharma】

2008年危機爆發前,整個世界享受前所未見的經濟榮景,雖然這段榮景僅僅維持4年,且基礎不穩固,但在危機爆發前,很多觀察家卻視為全球化黃金時代的開始。資金、商品及人的流動,將以創紀錄的速度擴張,使財富持續增加並向外擴散。

直到風暴來襲,被「去全球化」的怨聲取代。例如,以網際網路流量衡量的資訊流通量繼續大幅上升,以遊客和航空業乘客衡量的人流仍在大幅增加。但整體而言,從窮國遷移到富國的經濟移民卻在減少,就算2015年敘利亞和伊拉克有大量穆斯林難民移出,也未能扭轉趨勢。各國之間的資本流動、商品與服務貿易也大幅趨緩。

在後危機時期,各國紛紛將胳膊往內伸,重新打造貿易藩籬。2010年代,全球貿易成長率開始低於全球經濟成長率,是1980年代以來首見;大型國際性銀行紛紛撤回本國,害怕對海外放款;資本流動歷經30年以上的大幅成長,在2007年達歷史新高的9兆美元,約當全球經濟的16%,接著便急速萎縮到1.2兆美元,約當全球經濟規模的2%,等於回到1980年水準。

既然資金枯竭、貿易成長率縮減,經濟成長自然萎縮。據國際貨幣基金IMF的說法,過去曾出現4次類似情況,全球GDP成長都降到2%以下,低於全球經濟的長期成長率3.5%。2001年美國科技泡沫幻滅,全球經濟成長也降到2%以下。可以說,1970年以後共發生5次世界性的經濟衰退,這幾次衰退都有一個共通點,全都源自美國。

中國經濟趨緩

打擊新興國家

不過,下一場全球衰退很可能會是「中國製」,中國已躍升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也是全球GDP年度增長金額單一最大貢獻者。2015年中國經濟趨緩,全球經濟成長率僅剩2.5%,當年底經濟瀕臨另一次衰退的邊緣,搖搖欲墜。

中國經濟的趨緩對其他新興國家的打擊尤其嚴重。剔除中國,其他新興國家的平均成長率僅略高於2%,比美國疲軟。貧窮與中產階級國家的平均所得,不再追趕著世界領導型經濟體的平均所得。從巴西到南非,新興經濟體在發展階梯上的位階不升反降,如今只能設法找出一個活下去的利基。

約在2010年前後,隨著歐美經濟成長趨緩的病徵擴散到新興國家,全球繁榮和政治平靜也遭到破壞。在那之前10年,每年全世界大約平均爆發14個社會動亂情節,2010年後,這個數字暴增至22個,很多案例是導因於中產階級對貧富不均程度惡化的憤怒,及對老舊政權的不滿。

最後一個破滅的幻想是:中國榮景將永續不斷,進而帶動俄羅斯到巴西等國,這些國家的繁榮主要來自對中國外銷原物料。原本的看好者認為,中國持續不斷成長的需求,將驅動原物料價格上漲,形成一個「超級循環」。但2011年開始,銅和鋼鐵價格下跌,動搖世人對這個題材的信念,2014年底油價在短短幾個月重挫一半,這個幻想徹底崩潰。

若要闡述全球趨勢好景不常,最佳案例莫過於2000年代被捧得天花亂墜的新興國家代表金磚四國(BRICs),如今這個縮寫常被當成「broken」(破產)或「crumbling」(崩潰)等同義詞,甚至被重組為「該死的荒謬投資概念」(bloody ridiculous investment concept),也有人直接組合一個新字CRaBs,強調如今的中國、俄羅斯和巴西看起來有多麼難堪。

在後危機時代,中國的GDP年成長率從14%降到民間估計的不到5%,俄羅斯從7%降到負成長2%,巴西則從4%變成負成長3%。進入2010年代,金磚四國只剩印度,勉強可能實現接近2000年的高成長率。

中產階級

需求降低、憤恨升高

由於前一個榮景的樂觀情緒過於膨脹,加上鮮少人預見到這場危機,故後危機時代的動盪也明顯加劇。變成整個世界陷入苦難。很多國家的中產階級需求降低,且憤恨不平。

隨著資金流入枯竭,進而轉為流出,新興國家的貨幣也大幅貶值。2014年新興市場的資金首度流出,到2015年從新興市場流出的資金超過7千億美元。這些國家突然失去融資奧援,也漸漸失去償還外債的能力。於是,很多原本力圖擺脫債務泥淖的新興國家故態復萌,再度成為問題叢生的借款人。

至此,終於有較多人體認到成長可能隱含的危險。2009年起的全球景氣擴張,堪稱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最弱的一次成長軌跡。在危機來襲前的2007年,全球每20個新興經濟體只有1個成長率降低。在2013年這個比率大增到五分之四,而且各國景氣「同步趨緩」的情況延續3年,是近年最長的一次經濟減速,比1994年墨西哥披索危機、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或2001年網路股泡沫後重創新興市場的「同步趨緩期」更久。

隨景氣低迷持續擴散,原本世人積極尋找下一個新興市場明星的心態,被一個新體悟取代:世上主要地區─包括拜占庭王國和工業革命前的歐洲,都歷經長達數百年幾乎零成長的漫長時期。

磁滯現象罩頂

高盛公司(Goldman Sachs)的研究人員回顧150年,發現長時間極低度成長的國家的平均所得,相對其他國家是下滑的。他們找出90個經濟停滯至少6年的案例,其中有26國停滯超過10年。1990年代的日本和2000年代的法國,都曾因這類經濟衰蔽受到重創。

當一個經濟體衰退到某個程度,最後有可能會失去自我調整的力量。例如,正常的經濟衰退會導致失業率上升、薪資降低,促成全新的雇用循環,經濟也將因此復甦;如果經濟衰退太久、幅度太深,就可能摧毀勞動力的技術能力,引發廣泛的破產風潮,並損毀工業產能,演變成更漫長的衰退。

這類威脅被稱為「磁滯現象」(hysteresis),指經濟成長趨緩或負成長會招致發更疲弱的成長,而非復甦。

目前來看,「強勢成長」在本質上是短暫且困難達成的,這讓人產生一個疑問:在一個好景不常的世界,如何才能預測出哪些國家最可能崛起或沒落?要觀察哪些訊號才知一個國家的命運是否即將改變?(本文摘自商周出版《下一波經濟狂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