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室•報•告-唱國歌有這麼難嗎?

工商時報【于國欽】

做為國家元首、閣揆在國慶大會上唱國歌,原是很平常的事,但偏偏今天的執政團隊多數人卻難以啟口,好一點的則跳過「三民主義,吾黨所宗」,他們認為吾黨的黨既是國民黨,這是黨歌,何必唱呢?

今天的國歌是當年國父孫中山先生在黃埔軍校開學典禮的訓詞,後經譜曲而成。黃埔軍校即今日陸軍官校,九十多年來伴隨著中華民國歷經北伐、抗戰、國共內戰,至台灣後落腳於鳳山,在這樣一個大時代下所譜下的國歌,豈可視為黨歌?

關於吾黨二字,論語一書有不少記載,孔子說:「吾黨之直者異於是,父為子隱,子為父隱,直在其中矣。」這裡的吾黨就是指我們。「歸與!歸與!吾黨小子狂簡。斐然成章,不知所以裁之。」吾黨指的也是我們。

韓愈有一首詩寫道:「吾黨侯生字叔迄,呼我持竿釣溫水,平明鞭馬出都門,盡日行行荊棘裡。」這裡的吾黨依舊是指我們。宋代文學家歐陽修也有一首詩,前兩句「賢侯謝郡歸,從遊樂吾黨。」這吾黨兩字同樣不是指黨派,而是指我們。

我們若心胸寬廣,格局放大,何必在吾黨兩字上如此計較呢?以國父孫中山先生的國學素養,相信其訓詞裡的吾黨不會只侷限在國民黨,而是如同孔子、韓愈、歐陽修所言的吾黨,泛指我們全體國人。

今年里約奧運,有位美國選手在場上練習撐竿跳,當他提著竿子向前衝,忽然美國國歌響起,他煞住腳步,放下竿子,立正向緩緩升起的國旗致敬,這一畫面讓人感動不已。看到這位美國選手對國歌、國旗的深情注目,再看看我們的元首、閣揆在國慶大會上對國歌的冷淡,我們真不知該說什麼。

蔡英文總統曾在就職典禮上說:「總統團結的不只是支持者,總統該團結的是整個國家。」然而,如果連對國歌最基本的尊重、熱情都沒有,那麼蔡總統又如何能團結這個國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