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室報告-我的岳父

工商時報【于國欽】

我的岳父生長在漫天戰火的年代,年少投筆從戎,民國36年底自陸軍官校成都分校畢業,時值國共開戰,旋即投入南京衛戍部隊,年少歲月多在戰火中度過。

南京於38年4月失守,他隨軍隊輾轉至杭州,編入45軍參加上海保衛戰,不久退守金塘島,多少日子是在缺糧缺水下度過,多少同袍全在戰火中殉國,挨過多少子彈,流過多少血,但他仍與連上弟兄竭力奮戰,最後撤至舟山,於39年4月乘海宇輪抵台灣。

到了台灣,他依舊戎馬倥傯,那是個動蕩的年代,兩岸戰火不斷,職位調動頻仍,隨後派赴國防部。而在那個黨政一體的年代,由黨職轉公職,由公職轉黨職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我岳父在國防部數年後也轉至黨部任職,20年前退休後就靠著退休俸過日子,然而隨著政黨輪替,他的退休俸領得戰戰兢兢,最近更已音訊全無。

台灣在國民黨以黨領政的年代,走過艱辛的歲月,由於阻絕了共軍犯台,才有隨後的經濟發展,才得以創造經濟奇蹟,然後民主政治才得以順利推行,民進黨也因此才有機會執政。以此而言,我們應該感謝60多年來所有在這塊土地上努力過的人,感謝捍衛台灣的國軍、感謝領航經濟的政府大員、也感謝為台灣民主奔走的先賢,台灣走到這一步,實在不容易啊。

遺憾的是,如今民進黨執政,完全漠視民國4、50年代的歷史特殊性,以黨產、國產糾葛其間,吹毛求疵,意欲辱之而後快,然而那個年代黨國本是一體,如何分的清?他們又說自大陸運來的黃金早已用完,但試想在那危急存亡之秋,台灣通膨甚烈,沒有這批黃金穩定局面,哪來日後的經濟奇蹟?歷史恐怕早已改寫了,還輪得到今日民進黨來討伐黨產嗎?

為政者要有雄心,也要有敦厚之心,有多少像我岳父一樣走過烽火歲月者,如今又成為政治爭鬥的犧牲者,欲安享晚年而不可得,這是什麼轉型正義?願蔡總統深思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