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檢析台灣的弱勢族群症候群

工商時報【主筆室】

長期關注台灣產業發展的中華徵信所,日昨不尋常的主動發布該所研究團隊的一項最新觀察,指出從台化關廠、總統國慶演說等近期事件來看,小英政府出現過大的行政權力,強悍且缺少思考的作為,使得台灣企業在社會上快要成為「弱勢族群」。該所並直言:「如果讓企業成為最弱勢的族群,將是政府重振經濟最大的敗筆。」

從某個角度來看,中華徵信所拋出「台灣企業將成社會的弱勢族群」此一話題,似乎是危言聳聽。畢竟不論從過往的經驗,抑或中外通例,自從工業革命、資本主義大行其道以來,實在很難想像把企業和弱勢族群畫上等號。但如果從其舉述的例證,不論是有關「一例一休」的修法過程,或是公權力部門對台塑集團台化彰化廠的關廠處理,該所指出,儼然給人「急於擺脫過去,卻又過於激進的做法」,以致讓企業界感到戒慎恐懼。

於此,姑且不論此一有關企業將成弱勢族群的說法是危言聳聽或是過度解讀,但只要回顧小英總統在總統大選勝出後,五二○正式就職前,就優先與各大工商團體互動,並信誓旦旦將推出五大創新產業,其實明確可見她並沒有反商情結,並且深知重振台灣經濟活力是新政府的首要之務。

但是從五二○英全政府正式上路以來,關於新政策的推動,難收立竿見影之效,也許大家可以理解與忍受,但不論在處理勞資爭議事件,或面對兩岸關係急凍下的一籌莫展,進而波及相關產業陷入營運困擾的骨牌效應,凡此自然讓企業界從焦慮進而感到憂心。

英全政府的施政作為無法做到政通人和也就罷了,另外一個值得正視,甚至令人憂心的問題,則是小英總統在取得完全執政的優勢後,不只施政作為只見強悍作風卻缺乏縝密規劃,以致爭議不斷。但令人不解的是,面對外界的種種質疑,新執政團隊的回應模式竟然不是以「謙卑、謙卑、再謙卑」的態度,進行「溝通、溝通、再溝通」,反而是挾其在國會多數的優勢,強勢而快意的通過法案、政策。

但即使已經出現行政權力過於強大的現象,小英總統似乎意猶未盡,林全閣揆也如響斯應地於本周召開的總統府「執政決策協調會議」中,提議修改「中央行政機關組織基準法」,讓三級機關的首長,有一定比例可以採取政務、常務任用雙軌制。

依照現行政府體制,行政院長是全國最高行政首長,行政院下設的各部會等直屬機關算是二級機關,其首長不論叫部長或委員長,都算是政務官,也就是通稱的內閣閣員。由於政務官是要制訂與推動相關政務,因此並沒有任用資格的限制,好讓閣揆可以唯才是用。林內閣中最新的政務委員唐鳳,就因為是政務官,所以儘管沒有正式的學歷文憑及公務人員任用資格,卻無礙於被拔擢為政務委員。

但是除了二級機關的首長係依政務需求而任命之外,各部會以下的三級、四級等行政機關,由於性質、定位是承接部會首長的指令,執行例常行政等業務的推動,因此乃屬常任文官體系,自然也就有較嚴格的任用資格與程序之配套規定。而其與政務官職的最大差別,則在於他們不必隨著閣揆的異動而去職。也就是政務官屬政治任命,要負政務成敗之責;而常任文官則有一套嚴謹的考、銓、任、免程序,以凸顯文官的專業性與執行能力。

而今英全政府想要打破政務官與文官體係的藩籬,讓原屬文官職的部分三級機關首長,也可開放讓不具任用資格的人士比照政務官任用。依行政當局的說法是可以延攬不具文官資格的專業人士,但因而紊亂文官體制事小,堵塞資深文官的晉升管道也非重點,最值得顧慮的至少有兩點:其一是政務職因無任期保障,會使得相關機關因過於頻繁的首長更動而影響行政業務的延續性與穩定性。其二則是此一閘門一旦開啟,將會使總統的行政權力更加膨脹,進一步往行政權獨大位移。而在缺乏相應制衡機制下,這些新增的政務職自然也容易成為任用私人的方便之門。

我們可以理解小英總統推動改革急於求成的心理,但把現有的行政體系視為改革不力的絆腳石,必欲去之而後快,則不只企業,連同文官體系,也都將成為最新的「弱勢族群」,最終則是坐實台灣成為國際社會的真正弱勢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