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新經濟成長模式有賴結構改革

工商時報【主筆室】

蔡英文總統在2016年國慶演說中表示,「改變年輕人的處境,就是改變國家的處境」,過去幾個月所啟動的改革都是圍繞此主軸;針對經濟產業振興則提出「5加2」產業發展計畫,同時積極推動新南向政策,重新定位台灣在亞太地區的角色。

這些宣示主要延續520就職典禮的演說的政策基調,雖然這些政策除了「亞洲•矽谷」和「智慧機械」等方案已經通過實施,加上行政院於8月25日通過「擴大投資方案」由國公營事業提出新興投資計畫達3,400億元,提振景氣之外,蔡總統的多數政策宣示都尚未提出具體的措施,有必要加緊提出之外,如何藉由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結構改革政策,以重振中長期的成長,奠定新經濟成長模式的基礎,更是政府必須積極思考的政策重點。

事實上,從展現政府拚經濟的決心而言,相對於日韓在面對這一波全球經濟下行風險,以及陷入長期停滯「新平庸」狀態的隱憂,台灣擴大投資和振興經濟的力度顯然不足。以日本為例,安倍內閣已提出總規模達28.1兆日圓的「實現對未來投資的經濟刺激對策」,為日本史上第3大的財政刺激方案。

再看看韓國政府,除了在今年9月通過追加預算11兆韓元(98億美元),以激勵經濟復甦及推動企業改革等之外,於10月初進一步追加10.1兆韓元(90億美元)支出,這些作為無非是為了因應未來全球經濟可能呈現的L型復甦和風險,而力求透過強力的政策支持,以促進出口復甦、創造就業機會,並透過經濟創新,強化致力於經濟結構的改善。

特別是若觀察安倍政府的「實現對未來投資的經濟刺激對策」,除了「觀光基礎設施發展計畫」、推進2020東京奧運相關建設等公共工程項目外,並透過完善幼兒及高齡照護環境與政策補貼誘發更多勞動參與之外,為了因應加入TPP,更提出「整備出口基地、加工設備與批發市場等設施」、「強化出口手續流程改革、產業成長基金支持」等政策,以強化農林漁業的出口與競爭力。同時,更具體將「第四次產業革命」列為「實現對未來投資的重點」,明訂促進物聯網(IoT)發展、整備人工智慧研發基地,引進護理機器人,並推動新材料、航太、能源等產業發展,這些政策將結構性改革重點納入財政刺激方案中,將有助於爭取民眾支持,也有助於引導企業投資方向。

就我國的「擴大投資方案」而言,固然已經將推動「5加2」產業創新列為重點,也確定將成立「產業創新轉型基金」,基金規模1,000億元,以投資方式參與企業進行合併、收購、分割,或其他有助於創新轉型投資計畫所辦理之募資。同時也將成立「國家級投資公司」,整合國發基金、國營事業及民間資源,點火投資於創新產業。但是由於上述政策,除了「亞洲•矽谷」和「智慧機械」等已經具體提出的方案外,多數仍處於概念或政策宣示階段,尚不足以引領企業投資,顯然行政院的動作必須加快。

再就政策的結構改革目標而言,國發會提出產業創新轉型基金,企圖引導企業創新投資並培育產業「國家隊」。但是目前並未有具體的運作機制,特別是未來如何建立選擇投資項目的「評選標準」,進而確立每一個案都對是有助於產業「轉型升級」和「體質改造」目標,是成功運作的關鍵。

更值得注意的是,推動「5加2」產業創新和其他產業投資標的選擇,則必須從「市場競爭導向」,先明確各產業的中長期產業發展策略方向,才能使國家資金的投入符合未來市場競爭優勢培養的需求,進一步達到結構改革目標。

就「新南向政策」的推動而言,由於目前產業界在新興市場不僅缺乏通路,也缺乏跟當地政府和產業的合作管道,是最大障礙。對此,我們認為「國家級投資公司」的設立有兩項重要的任務值得推動:

一是應該協助國內農工產品與服務業者進行市場調查,同時協助業者找到當地關鍵中間商或通路商,進行合作,或是併購,以建立多層級的行銷管道和有效的物流管理。

二是應積極探索東協和南亞國家對於解決環保、清潔能源、城鎮化所需的公共服務、基礎建設與交通網絡或工業自動化或智慧化等服務系統的需求,進而促成雙邊的技術服務合作協議,或是透過國家級投資貿易公司與當地企業合資的方式,在當地提供服務,這些努力除了有助於將台灣服務系統出口之外,事實上也有助於未來雙邊合作或爭取參與TPP談判的推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