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改造NCC為通訊傳播部

工商時報【主筆室】

民國89年第一次政黨輪替之後,國民黨主導的國會創造出民進黨行政院版本中央行政機關組織基準法沒有的「獨立機關」,以及第一個「獨立機關」:國家通訊傳播委會(NCC)。十年下來,NCC衍生了諸多問題,國家通訊傳播整體資源之規劃及產業之輔導、獎勵,仍由行政院所屬機關依法辦理, NCC被限縮為執法機關的管制者,不負責產業發產與成敗。另一方面,NCC行政欠缺透明及可課責性,「獨立機關」遭到濫用、誤用。

其次,NCC人治的色彩很高,真正做合議制並發揮專業互補委員會理想境界的可以說絕無僅有,絕大部分時間是主委制、山頭林立制甚或副主委制。NCC還面臨委員比選皇后還難、不易培養(近年來公平會、金管會與通傳會,都面臨找不到合適人才擔任委員的困境)、顧不得助理教授、常任文官都派上戰場。尤其嚴重的是,NCC無法作政治決定等重大問題。

何以說NCC無法作政治決定?其實諸如旺中併購中嘉、遠傳併購中嘉案,均涉及重大政治爭議與社會關注的議題,其背後涉及許多政治意識型態的交鋒與爭鬥,沒有絕對的對錯,而是價值的判斷與選擇,因此如同核四案,是典型的政治案件。沒有直接民主政治正當性的委員,無論如何決定,都會被批評,社會各界也是眼花撩亂,莫衷一是。

對於此種重大政治爭議,解決之道是應該在專業分析之後,還是由能負起政治責任的人做明確的政治決定,負責任地告知國民此項政治取捨的利弊、以及為何做此決定的考量。就如同核電的存廢,涉及人民生活與意識型態的選擇,再多的專家,只能提供各種分析,但是無法代替人民做政治決定。現狀下NCC卻幫人民做此政治決定,注定裡外不討好。若改成部級機關作最後決定,國民不同意,至少還知道可以用選票制裁哪個政黨或政治人物,而不是像現在不知道找誰負責,政治勢力繼續躲在「獨立機關」委員會的包裝後面,不用負責。

解決NCC沈痾之道,就是改造NCC。如同本報在過去多年的社論「NCC的前世今生與來世」中所言,將NCC轉型為通訊傳播部是唯一的選擇,現在我們更加確定這個主張。在新加坡主管機關是資訊通訊發展局,中國大陸是工業和信息化部,日本是總務省,都不是採取委員會的治理方式,可以供我國反思。

將通傳會改組為首長制的通訊傳播部過程需要作有創意設計的配合。其實NCC最有爭議的案件都是與電子媒體有關,因為我國政黨高度對立、選民激情動員、炙熱總統大選差距有限,通傳會掌管的電子媒體與網際網路牽動選舉結果。因此針對電子媒體與網際網路的管制,尤其是結合管制,可設想的是,先由公平交易委員會作市場競爭利弊的分析,再由通訊傳播部長依據法定的公共利益考量因素(例如言論多元、國家發展與安全等)決定是否作出政治決定,對此決定沒有行政救濟可言。

如此設計的好處是,第一,人民知道這是個政治決定,只能算政治帳,不要浪費唇舌算法律帳。第二,商場商機一瞬萬變,不宜久拖。不要算法律帳,該算經濟帳與政治帳。第三,作政治決定的人必須負起政治責任,如此一來通傳部長也不至於輕率作出決定。

NCC在民進黨首度執政時期誕生,十年後這個問題球又回到再度執政的民進黨。不同的是,民進黨現在是全面執政,沒有理由推託。民進黨連特偵組都敢廢了,將NCC轉型為通訊傳播部有何不可?看得更遠些,全面執政的民進黨更應該考慮修憲明確改採內閣制,與其老是讓辛辛苦苦打下天下的立法委員批評、挑剔NCC委員,永遠不滿意,不如讓這些有民意基礎、敢衝善撞、見多識廣的立法委員同時擔任通傳部長,讓他們知道敲鐘持家的難處,而我們的社會與產業發展終於才能找到失落已久的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