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我國人口推估報告裡的五大隱憂發生之後

工商時報【主筆室】

這些年台灣政治人物無暇從大局著眼,只會在族群、兩岸、查黨產上作文章,弄到社會對立、投資停滯,薪資倒退,甚至經濟年年在保一邊緣掙扎,而對於再過六年台灣人口紅利將結束,八年後人口將負成長,仍懵然無知,仍毫無對策,一個政府成天只會搞鬥爭,而無遠見,實在是悲哀。

我們之所以有此感慨,是因為日前國發會發布了最新一期人口推計,這份推計透露出許多訊息,千萬別以為這不過是份「推估」,就不屑一顧,須知,這和經濟「預測」可是大不相同,經濟預測經常錯的離譜,但是人口推估係根據生命表計算而得,這份資料說哪一年人口會負成長,哪一年人口紅利會結束,哪一年大學入學人口會掉到二十萬,八九不離十,這些事未來都會發生。

我們從這份資料觀察出台灣人口的五大隱憂,值得注意,分析如下:其一、台灣工作年齡人口高峰已過:所謂工作年齡人口是指15∼64歲者,半個世紀以來年年成長,但由於出生人數每況愈下,老年人口快速升高,這個年齡層的人口在去年達到高峰1,736萬,今年降至1,729萬,推計十年後還要再減約150萬人,這代表台灣勞動供給不足的問題將會更趨嚴重,長此以往,勞動參與率還要再下滑。

其二、台灣的人口紅利即將結束:人口紅利意指青年人口所占比率較高,因而足以提供充足的生產力及消費力,一般而言,只要扶養比在50%以下即代表仍處於人口紅利階段,若依此而言,我國目前36.2%尚好,但另有人主張人口紅利是指15∼64歲人口占比低於70%即代表紅利關閉,以此而言,我國目前73.4%,推估六年後人口紅利便要關閉。

其三、九年後總人口負成長:一國人口的多寡取決於出生、死亡這類的自然增加,或移入、移出這類的社會增加,我國社會增加微乎其微,人口總數悉數取決於自然增加,而受生育率長期下滑的影響,出生人數由過去一年40萬降至近年20萬,前幾年甚至跌破17萬,在少子化的影響下,推估九年後總人口開始負成長,若生育率仍提升不了,甚至五年後就轉負,三十五年後就跌破2,000萬人。

其四、大學入學年齡人口快速下滑:我國18歲大學入學年齡人口於1990年代尚有40萬左右,隨著出生人口大減,近年已減至28萬,推估八年後將再降至20萬,台灣於1990年代大幅擴充大學院校,當年的入學年齡人口與八年後相差一倍,各校及研究所招生不足的情況近年時有所聞,未來十年必然更趨嚴重,這不只是教育問題,更是就業問題,行政院必須以更積極的態度因應。

其五、超高齡社會十年後到來:我國老年人口比重於1990年代尚不及英、美一半,去年升至10.7%已逐漸接近美、英,推計十年後也就是2026年將升逾兩成,跨過超高齡(super-aged)社會的門檻,屆時老年人口比重也將超英趕美,老年人口比重如此之高,諸如博愛座、養老年金等社會安全措施的改革必須儘快進行。

由以上分析可以知道,台灣進入高齡社會的腳步正加快中,這並非危言聳聽,事實上這些年包括嬰幼兒用品、補習班、才藝班、中小學招生都已出現一些問題,這看似人口問題,而當這些嬰兒用品、補習班等消費下滑,透過產業關聯其對經濟的衝擊就更大了,台灣這些年經濟有氣無力,一方面固然是生產力不行,然而出生人數下滑,失去了消費動能,恐怕也是重要原因。

人一方面是消費者,另一方面則是勞動力,出生人口下滑於最初二十年影響消費,隨後四十年更將影響生產活動,屆時人力短缺更形嚴重,同時由於老年人口增加,台灣整個人口結構改變,青壯年將肩負更重的經濟壓力,現在是5.6個青壯年養一個老人,十年後3.2個養一個老人,二十年後是2.2個養一個,養老年金,國家財政勢將更為捉襟見肘。試想,在一個消費力,勞動力都不足的社會裡,又要擔負這麼多老年人的生活需求,今天若不早做規劃,來日的蕭條破敗,恐已是逃無可逃。

春秋末年吳越之戰,越王勾踐戰敗被俘,他深知復國大業取決於人力,於是下令:「女子十七不嫁,其父母有罪,丈夫二十不娶,其父母有罪,將娩者以告,公令醫守之。」歷二十餘年,終於報會稽之恥,並北渡兵於淮,以臨齊晉,號令中國。於此可知,人口政策不可能求其速效,需有耐心歷一、二十餘年方得有成。

今天政府天天忙著振興經濟,拓銷出口,又是新南向,又是五大創新產業,卻一再漠視人口老化正漸窒息台灣經濟這件事,實匪夷所思,想想勾踐的遠見,我們實在汗顏,決策當局除了忙東、忙西當救火隊之外,是否也該靜下心來,認真思考台灣的人口政策該如何往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