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我們所期望於未來金管會鐵三角者

工商時報【主筆室】

行政院上週宣布,金管會主委丁克華請辭獲准,成為任期第二短的金管會主委。丁克華在任期中曾經提出金融業拿出盈餘,成立天使基金,挺新創事業、呼籲台灣大叔大媽買台股、鼓勵中老年人把老本投入證券市場等,數度引發爭議,讓人為他捏了好幾把冷汗。他的官運似乎不是很好,任內陸續爆發台灣史上第一次的一銀ATM國際集團盜領案、兆豐銀行遭美國重罰銀行史上最高的1.8億美元案及樂陞爆發證券史上第一次的公開收購違約案,幾個「第一」在短短的四個多月陸續爆發,雖然都不該歸責於他,但其中兆豐銀行案及樂陞案都引發藍綠立委大規模的撻伐,導致丁克華的去職。

金管會常務副主委黃天牧目前一人身兼三職,代理主委職務同時負責政務與常務副主委工作,可說是「三位一體」,也是金管會第一次出現的特殊情況。原本金管會最高層是「鐵三角」,由三人分工,現在則是黃天牧一人獨自承擔。

丁克華在請辭聲明中表示,「外界對於本人及金管會之質疑仍不斷出現,本人唯有辭職自清,並期望藉此停止對金管會的傷害」,新任主委能否消除各界的疑慮,相信各界正拭目以待,但也因這燙手山芋有待新任金管會主委接手,預料短期內新任主委將不易產生。

除了前述燙手山芋之外,金管會主委原本就不是個好差事,至少有下列原因:一是卸任後的三年旋轉門條款,因為金管會主管業別包括銀行、保險、證券,除非像曾銘宗卸任後轉為不分區立委,立委四年任期屆滿後已經不受旋轉門限制,否則三年的職涯空窗期,無論銀行、保險、證券都止步,確實讓很多人視為畏途;二是金管會主委一職與民間金融業者待遇相差太多,「錢少、事多、責任重」,再怎麼有理想也要兼顧現實;三是金管會所主管的銀行、保險、證券各業,與太多人的財路相關,因而主委赴立法院備詢,一向特別受立委「關愛」,是個「超級壓力鍋」。

從意願分析已經不容易找到人選,再從專業要求,更難找到合宜人選。金管會監理銀行、保險與證券期貨各業,但證券期貨的監理思維與銀行保險的監理思維,有其根本上的差異。證券期貨的監理重點在於維護市場秩序與確保交易公平,重點在於讓市場兼具效率與公平。銀行保險的監理則重視機構本身內控內稽的有效落實,讓存款人或投保人可以安心把資金放在銀行或保險公司。

至於銀行與保險的最大差異在於銀行吸收資金最長約三年(金融債券可以更長),而中長期授信長達七年、十年以上,房貸甚至可以長達30年,因此銀行資金配置要注意其流動性,以免發生擠兌。壽險則因理賠給付可能在投保後數十年,反倒憂慮其龐大資金如何有效利用;壽險公司經營再差,也少見到大量解約,因為提早解約需扣除保單價值25%以上的行政管理費,投保人因而不會提早解約。從而保險監理與銀行監理又有所不同,亦即金管會轄下的銀行、保險、證期三大業別之監理殊異,能兼有三大業別監理經驗者幾希。

由前述分析可知,金融監理在銀行、保險、證期既有顯著差異,金管會的正副主委最好能專長互補,組成金融監理的鐵三角。目前的代理主委黃天牧在金管會的主要時間是擔任保險局長,對保險業生態瞭然於胸;若黃天牧救難有功,榮獲扶正,則未來新任的政務副主委與常務副主委應有證券業與銀行業的專長背景。無論如何組成,將金融監理最高層的鐵三角補齊,是我們所期望於金管會鐵三角的第一件事。

而且,我們希望新的鐵三角能夠注意到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WEF)所提出金融科技(FinTech)的6大功能與11組創新,並注意到雖然受FinTech衝擊最大的是保險業,但衝擊最急迫的卻是在銀行業;因此,具銀行專業的主委或副主委,必須熟稔FinTech,且對FinTech的推動充滿熱情,這是新任主委或副主委應具備的重要條件,因為對FinTech的自身體驗與間接領受,畢竟有相當大的差別。

此外,鑒於「電子支付機構管理條例」施行後,電子支付機構也歸金管會監理,電子支付機構是主動採用FinTech去衝撞分食傳統銀行業務的行業,而傳統銀行業則是受FinTech衝擊而必須被動因應的行業,兩個行業的監理思維必須大異其趣才能各得其所。對於傳統銀行業,「法令未允許的都不准做(但法令須與時俱進)」以避免銀行承擔太大風險;對於電子支付業,「法令沒禁止的都可以做(但業者須有效自律)」才會有成長壯大的空間。兩個行業如同金管會的手心與手背,要能適度監理拿捏得宜,這是我們所期望於金管會鐵三角的第二件事。

最後,我們希望新的金管會鐵三角千萬不要拘泥於「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的名稱,自限於「監督管理」,以致僅專注於防弊;更要有恢弘格局致力於金融產業發展,戮力於興利,才不辜負全民之所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