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大陸外匯存底有序減肥不是壞事

工商時報【主筆室】

近來大陸外匯存底餘額連月減少,並已減到多年來的最低水位,因而引起市場騷動,並致人民幣匯率一度貶值。事實上,現階段大陸外匯存底的減少,本質是熱錢流出,但仍需大陸政府妥善調節,以避免恐慌性資金外逃,並讓外匯存底得以有序地「減肥」。果能如此,則大陸外匯存底減少就不是壞事。

中國人民銀行最新公布統計數據顯示,9月底大陸外匯存底餘額為3.1664兆美元,月減188億美元,是連續第3個月減少,而且已減到近5年來的最低水位。

嚴格說來,大陸外匯存底減少的趨勢,早在兩年前已出現,迄今各月底外匯存底餘額大都是「月減」情況,僅有少數月份是小幅回升,但完全無力逆轉外匯存底縮水的格局。

海內外金融界人士都記得,2014年6月底,大陸外匯存底餘額增加到3.9932兆美元的空前高水位,差一點突破4兆美元;但很快地受到大陸整體經濟增長力道走疲、資金外流等因素影響,而出現逐步滑落現象。甚至,去年滑落速度加快,致上述餘額竟在此1年間減少了5,127億美元之鉅,頗讓人驚心。

對此,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倒是「老神在在」。他在今年初表示,去年大陸資金外流及外匯存底餘額的大減,「大都是熱錢外流,就讓它去吧」;這項說法,頗有安定人心之效。

周小川的「熱錢說」,是解讀當前大陸外匯存底縮水現象的重要準繩。的確,更早前的幾年間,國際熱錢受當時人民幣匯率升值因素所誘引,持續大量湧進大陸,致使大陸外匯存底規模快速膨脹,並且早已過度「肥胖」,也衍生了後來「減肥」的必要性。

剛好在10年前的2006年10月,大陸外匯存底餘額才升逾1兆美元大關,但到2014年6月即增至迫近4兆美元(如上所述),計在7年多期間多出了約3兆美元,且因其比同期間大陸外貿順差總額多了4成左右,說明這筆錢裡面確含有相當多熱錢。

而該期間過多熱錢流入大陸,超過市場胃納能力,只好由人民銀行收買,致使外匯存底餘額節節升高。而人民銀行收買熱錢所放出的人民幣,又造成大陸貨幣供給額顯著擴張。這是近幾年大陸社會上盛行金錢遊戲的重要原因,即連今年的房地產炒作熱潮,亦與此有密切關聯。

而金錢遊戲高燒不退,也說明大陸外匯存底的「減肥」仍有必要持續進行。9月底大陸外匯存底餘額雖降到3兆1千多億美元,但仍穩居全球第一,且足以支應大陸接近兩年之進口用匯需求,是過多了。

按照目前普世流行的說法,一國外匯存底若能支應該國3個月進口需求,已是足夠;若能支應該國半年進口需求,則為寬裕。大陸因「國情特殊」,難免需要更高標準,惟即便採取足夠支應1年進口需求之高標準,則拿去年全年大陸進口金額約1兆7千億美元來比較,仍可見9月底外匯存底餘額,多出了1兆4千億美元;這是可以適度消除的「肥肉」。

而其消除過程,必須有序地進行,不能像去年一年遽減5,127億美元那樣地聳人聽聞,以免引發市場的無謂震盪。這就需要大陸政府通過政策舉措,來妥善調節熱錢或一般資金的流出數量,避免其恐慌性外逃。

穩健的匯率政策運作,是最佳的調節手段;務必使人民幣匯率在走向市場化過程中,仍能維持「動態穩定」,這樣才能使以往湧入的熱錢,於當前以冷靜理性步調有序退出,而不致爭先恐後地出走。

今年底前美元很可能再度升息,是大陸匯率政策是否穩健的一大試金石;人民銀行正好可以撥出一些美元外匯存底,到外匯市場去拋售,以支撐人民幣匯率水平,使其不致大貶。只要匯率相對穩定,大陸上的熱錢即便要持續外流,其流出數量亦應屬可控。

除此之外,官方對於大陸廠商的買匯用度,有必要加強「核實」,以減少蒙混過關情事。其中,廠商藉進口「以少報多」手法來外移資金(或熱錢),早已是公開的秘密;這在當前需強調資金有序外流環境下,大陸主管機關實應予以加強查核,以免其成為資金過度外流的渠道。

如果這類事項都做得好,則大陸外匯存底之「減肥」將能有序進行,連帶大陸內部貨幣供給過多問題,也能穩步解決。就看大陸政府如何作政策調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