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以前瞻視野推動產創條例修法

工商時報【主筆室】

為促進投資、提振經濟,並配合新政府全力推動五大創新產業發展,行政院21日審查「產業創新條例」修正案。但因財、經兩部對於是否要在修正方案中祭出租稅大放送,雙方意見僵持不下,主持審查的政務委員陳添枝,只好要求兩部會先就爭議部分做進一步的溝通協調,然後才會進入具體修正內容的實質審查。

相較於過往行政部門,不論是早年制訂的獎勵投資條例,或者是取而代之的產業創新條例,乃至於自由經濟示範區條例,在相關法案中提供租稅優惠,幾已成為必不可少的菜色。多年下來,不只行政部門蕭規曹隨,產業界同樣也已經成癮,並產生預期心理,儼然成為戒不掉的奶嘴。

在這樣的淵源、背景下,這次的產創條例修正案,竟然會出現財、經兩部意見相左、並一路僵持不下,自然引發各方的矚目。但我們認為,部會之間出現這樣的爭議,其實反而是一件好事。新執政團隊正好可藉此,好好檢視這種以提供租稅優惠,做為吸引中外資金投入誘因的操作模式,是否果真能發揮預期效應,有無出現怎樣的副作用,以及還有怎樣的精進空間。

首先,就透過提供租稅優惠,是否已經達到制訂相關法規所預設的績效目標來看,也許見仁見智。但從觀察近年來國內投資表現的低迷不振,似乎映照出光靠提供租稅優惠不只會出現邊際效益遞降的現象,同時在欠缺周延配套下,績效更是要大打折扣。

而在另一方面,更值得正視深思的是,政策光只祭出租稅優惠,不只對企業界的吸引力會下降,同時累積下來還會造成租稅不公、影響政府稅收,以及激化社會對立等種種的副作用。正是因為面對這樣的困局,財政部才在本次的產創條例修正過程中,採取與經濟部截然不同的立場,認為不應再提這麼多減稅政策。

其實,除了祭出租稅優惠,經濟部為吸引業界願意砸錢投資,另外也動用了其他的政策工具。外界比較熟悉的,就是透過土地徵收,劃定不同樣態的工業園區,以協助解決有心投資者土地取得不易與土地成本太高的困境。

然而這項行之有年,並有諸多成功案例的政策工具,也不是全然沒有副作用。最為外界所詬病的,就是投機份子以投資之名,廉價購入工業區用地,然後囤積土地、肆意炒作地價,以及透過地目的變更以獲取暴利的行徑。而多年下來,主管部會對此行徑似乎是束手無措,只能消極的聽之任之。

除了這兩類明顯可見的副作用之外,談到如何讓新的產創條例確能產生帶動新一波投資熱潮的盛況,政策工具的多元多樣與周延配套,也大有講究的空間。我們樂見在有關如何精準培育創意產業發展所需要的人才,以及針對創新型產業資金募集不易的困境,在行政院的跨部會協調會中,倒是不像是否應繼續給予租稅、土地取得優惠的爭議不休,而是眾議咸同的支持應建立產業人才鑑定中心,以及建立無形資產的評價資料庫機制,以利銀行方便取得無形資產融資可承認的評價結果。

無疑的,包括文化創意等無形資產的評價機制,以及創意產業人才的鑑定,其實都算是政府想要發展創新創意產業,所必須具備的基礎工程。但是話說回來,這類發展創新產業所必不可少的基本配備,要不是搭著產創條例翻修的便車,可還真是不知何時才能端上檯面。然則,發展創新創意產業雖然說已經成為當今的顯學,但不正也對比出在過去行政部門早已喊得喧天價響的相關政策規劃,其實基本上都是一堆空話,而民間業者只能一路摸索、自求多福。

懲前毖後,我們當然期待這兩項新的建置能夠早日兌現,而不是又一次的空口白話,然後等下一次再度更換執政團隊時,才以另一種形式的包裝來唬弄社會大眾。

產業創新講求的就是突破框架、與時俱進,而後才能生生不息。新的執政團隊為了推動五大創新發展,以宏觀的視角,從修訂產業創新條例入手,並在決策定調的過程中,進行利弊得失的檢討與論證。這無疑是進步的做法,而最後能否開花結果,就讓各界拭目以觀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