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中共六中全會如何面對海內外經濟變局?

工商時報【主筆室】

中共第十八屆中央委員會第六次全體會議,即十八屆六中全會,定本月24日至27日在北京召開。大陸正面臨海內外經濟變局,譬如美國總統大選結果,就會深刻影響大陸對外經貿處境。因此,本次中共六中全會,勢必無法迴避這個局面。

鑒於大陸經濟榮枯對台灣影響很大,我們特地建議,中共這次六中全會,宜鄭重納列經濟議題,涵括當前海內外諸多經濟變數,除美國大選外,另有大陸房市泡沫化現象等,俾讓與會全體中央委員進行充分討論,並形成應對方針,使大陸領導層在近期內,得以從容處理相關經濟變局,不要措手不及。

關於十八屆六中全會議題,目前已知,「從嚴治黨」這一項是重點,即上月末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決定,將兩份相關文件提請本次六中全會討論,一是「關於新形勢下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準則」,二是「中國共產黨黨內監督條例」。另有海外媒體傳言,本次六中全會,也將討論明年下半年中共「十九大」的人事問題。

至於經濟議題,則未被提到,似不會出現在本次六中全會議程之中;果真如此,則中共將難以及時應對當前的海內外經濟變局。雖然中共每年12月中都會舉行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以根據新形勢,來訂定新年度經濟政策方針,但是,今年的情況特殊,理應提早拿主意、定方針。而本月下旬登場的六中全會,就是及時討論及定奪的好機會。

關於當前海內外經濟變局,最緊迫的事項是美國總統大選;其即將在下月8日投票定勝負,勝選者則在明年1月20日就職。而兩位候選人的政見,皆不利於中國大陸對外經貿發展。

其中,川普非常不滿大陸藉匯率操控擴張出口,因而主張以高關稅來壓制大陸產品銷美,以幫助美國民眾從大陸手中奪回就業機會。而希拉蕊,則一貫主張「亞太再平衡」,力圖遏制大陸稱霸東方;此種政策思維,當然會衍生針對大陸的經貿攻防,譬如,千方百計突破大陸市場壁壘、嚴厲制裁大陸產品傾銷行為、加強管制科技轉移大陸等。

雖然美國歷任總統競選時的政見,在其當選及就職後常常變樣,但以當前陸美雙方難以互相揖讓態勢下,這次無論希拉蕊或川普當選,陸美經貿關係肯定立即進入一段「激烈磨合」過程。中共中央有必要及早設定相關應對方針,以免陷於被動。

其次,美元是否在年底前升息,亦對大陸經濟影響重大。如是,則年底前大陸資金外流加劇之勢難以避免,惟人民幣匯率卻可趁機貶值,以挽救出口、提振經濟。

反之,若美元年底前不升息,則大陸資金不致過度流出,可以有效挹注大陸內部產業需求。然美元若年底前升不了息,卻也顯示國際經濟景氣更為疲弱,恐非常不利大陸明年的經濟增長,中共中央則需大力挖掘內生的產業發展動能,以補外生動能之不足。

美元年底前升息或不升息,大陸應有不同的應對方針。這是值得本次中共六中全會討論的事項。

至於當前大陸內部經濟變局,最重要事項莫過於房市泡沫化問題之處理。因今年初以來,全大陸房價在大量信貸資金推波助瀾下,普遍逐月持續快漲,目前個別樓盤價格,比去年此時漲過5成以上者比比皆是,北京、上海等一線城市,當前房價折合每坪百萬台幣以上個案,亦已司空見慣。大陸房市確出現了泡沫化問題,亟需解決。

近一個月以來,大陸各地政府紛紛採取調控房市措施,包括限購或限價、緊縮房貸等,各地的具體作法並不一致。這件事其實有必要提到這次六中全會去討論,以形成整體共識。

當前大陸房市調控實是左右為難的工作,既要管住房價以「去泡沫」,又要審慎出手,不能把房市弄到崩盤,以免引發金融危機。另要把房市退出資金,妥善地引導到實體經濟領域,以造福整個社會。其中的行事分寸,若由六中全會去拿捏,就比較穩妥可靠。

除此之外,供給側改革、國企整併、技術創新、跨國投資等事項,亦值得在本次六中全會進行討論,以及早尋求大陸經濟應對變局的「正能量」。我們期盼,大陸經濟能以穩健步調,邁進2017年。大陸經濟好,兩岸經貿交流就有活力,台灣經濟也會得益,當然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