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不可漠視供電危機常態化的問題

工商時報【主筆室】

時序進入秋天,這本是清風徐來,讓人心情愉快的日子,但是最近幾天台灣卻出現限電危機。天氣轉熱,大家開冷氣導致用電量增加固然是原因之一,但究其根本,我們的總供電能量降低才是關鍵,這個根本問題不解決,台灣日後春、夏、秋、冬恐怕皆有供電危機。

我們來回顧一下本周一至周三的電力供需情況,平均每天的尖峰負載為3,242萬瓩,比上周一至周四平均3,028萬瓩,高出214萬瓩,這代表本周由於氣溫升高,電力需求跟著提高。其實,電力需求升高個兩百萬瓩,本不該是個問題,只要我們的發電總裝置容量有足夠的餘裕,這根本不值得緊張,但偏偏此時適逢電廠歲修,大林電廠又異常,供給量一下子降了六百多萬瓩,在供給下來,需求升高下,就出現了近日這個限電危機。

任何行業都得未雨綢繆,發電業尤其如此,因此全台能動用的總發電的裝置容量一定要比用電尖峰來得高,才不致於因為幾部發電機出問題而陷入供電危機。但到底電力供給要比需求高多少(即備轉容量),向來有不同看法,以過去三天以言,備轉容量已降至90.2萬瓩、94.2萬瓩、83.4萬瓩,占尖峰負載比率(備轉容量率)降至2.80%、2.88%、2.57%,連連刷新歷年10月新低的紀錄,電力已進入代表供電警戒、限電警戒的橘燈與紅燈。

這麼低的備轉容量率,自然是有風險的,因為只要再有兩部機異常,電力就不足以供應需求,限電也就勢在必行,因此台電連日以來一直提醒大家要節約用電,連行政院政務委員張景森也在臉書上大聲疾呼,大家儘量在中午用電尖峰時段少用電。於此可知,電力危機已然箭在弦上。

由這三天的限電危機可以明白,氣溫升高、大林電廠異常固是原因,但最根本的原因還是我們的總供電能量已不如昔日甚遠,千萬別怪電廠歲修讓供電少了六百多萬瓩,因為歷經6月至8月的用電高峰,發電機已是兵疲力盡,勢必得輪流好好保養一番,否則待明年夏季,供電風險必然大增。這幾天的限電危機,也透露了台灣產業發展的危機,府院必須從總體經濟、產業投資的高度認真思考能源政策的走向,我們有以下四點的看法:

第一、限電危機將危及民間投資:台灣每年於世銀的經商環境評比中,表現最好的一項即是「電力取得」,名列世界第二,也靠著這一項我們才獲得外商的青睞。再看產業關聯表,電力是各產業生產不可或缺的要素,電力的向前關聯係數高達4.2,名列前茅,向後關聯係數亦達3.1,其產業帶動效果也不小。這些客觀的數據說明,政府如今縱有五大創新產業的宏圖遠略,有三駕馬車的政策方針,若沒有穩定的電力,前景充滿不可預測性,一切都白談,我們的民間投資將不可能成長。

第二、能源政策必須審慎思考:我們都希望生活在電力充裕,又沒有空氣污染的環境裡,但是魚與熊掌是不能兼得的,新政府希望提高太陽光電的裝置容量來滿足電力需求,甚至訂出目標,希望在民國114年讓太陽光電的裝置容量達到2,000萬瓩。但值得注意的是,不論是太陽能或是風能,能發多少電都得看老天爺,裝置容量大,不代表發電量必然多。以去年而言,太陽光電及風力發電總裝置容量占比3.1%,但發電量占比卻僅0.9%,這些再生能源是否有取代燃煤、燃氣及核電的能力,值得思考。

第三、環保與經濟發展需取得平衡:近期台化彰化廠汽電共生的展延申請遭駁回,經濟部長李世光曾表示台化廠符合最嚴格的排放標準,但即令中央如此說,協商迄今仍無下文。這是一個環保與經濟發展的爭議,地方有其考量,中央政府也必須有明確的立場,否則日後各地群起反對汽電共生、燃煤電廠,台灣的電力供給將陷入更大的困境,對台灣的產業、民生皆非好事。

第四、核一及核二如期除役即可:每年都有秋老虎,氣溫升高在所難免,這次的缺電危機顯然與核一、核二兩部機組未能如期併聯供電有關,須知,核一的一號機除役時間是在107年底,核二的二號機除役時間是在112年初,兩部機組的裝置容量合計高達162萬瓩,目前還未到除役的時刻,如果政府能讓這兩部機組歲修後如期併聯發電,今夏至今的限電危機即可紓解逾半,府院有必要重新思考。

我們認同政府在環境保護上所做的努力,但仍要提醒決策當局的是,環境保護是一個長遠的工程,甚至包括教育、文化理念的普及,而非於短期內倉卒地關掉幾座電廠、幾座工廠就可以達到效果,政府與其以激進的手段展現施政理念,而產生諸多的社會反彈及經濟發展的風險,不如循序漸進,如此也可爭取更多的緩衝時間,反而有利於施政理念的推動。但願執政當局能自本次限電危機中領悟這個道理,試想如果台灣春、夏、秋、冬都出現限電壓力,當供電危機常態化,民意會如何?這是府院所樂見的嗎?至盼執政者深思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