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迷思-用數據檢測 增加預測精準度

工商時報【本報訊】

在那麼多其他高風險的努力中,預報員是在黑暗中摸索。他們不知道他們的短期、中期或長期預測有多麼準確,也不知道他們的預測可以變得多麼準確。充其量,他們只有模糊的直覺。那是因為,「預測─衡量─修正」的過程,只在極少數的高科技預測領域中進行,例如中央銀行的總體經濟研究,或是大企業的行銷與財經專業人員。

更常有的狀況是,作出預測,然後……沒有了。很少在事實發生後判斷預測的準確度,也幾乎從來不曾非常規律且嚴格地檢測準確度,進而得出結論。原因是什麼呢?多半是需求面的問題:預測的客戶,例如政府、企業和大眾,並不要求準確度的證明,因此就沒有檢測結果。這表示沒有經過修正;而沒有修正,就不會進步。

想像一個人們很愛跑步的世界,但他們不知道一般人跑得有多麼快,或是最厲害的人可以跑多麼快,因為跑者從來就沒有對基本規則達成一致意見,而且也沒有獨立的賽事人員和計時人員測量結果。

「我一直知道,要改善人類的狀況,檢測有多重要,」比爾.蓋茲(Bill Gates)寫道:「你可以達到不可思議的進展,如果你設定清楚的目標,並找到一種會驅動事情朝那個目標進展的方法……。這可能看起來很基本,但你可能很吃驚,它有多麼常做不到,而要做到又有多麼難。」關於要推動進展的做法,他說對了,而在預測上,它幾乎不曾做到,真是令人驚訝。就連那個簡單的第一步──設定一個清楚的目標──也沒有被採用。

你可能認為,預測的目標就是準確預測未來,但那通常不是目標;或者,至少不是單一的目標。有時候,預測是拿來娛樂的。有時候,預測被用來推動政治議題並刺激行動。也有精心包裝以留下印象式的預測,例如銀行付錢給知名的權威人士,以告訴有錢客戶2050年的全球經濟狀況時所傳達的東西。而有些預測則是用來安撫:向觀眾保證他們的看法沒錯,未來會如預期的那樣發展。

這些混雜的目標很少被承認,使得就連要開始朝向檢測努力都很困難。這是個混亂的局面,看起來也不會變好。然而,這種停滯不前,正是我為何是個「樂觀的懷疑論者」的原因之一。我們知道,在那麼多人們想要預測的事物裡面──政治、經濟、金融、商業、科技、日常生活──在某些情況下,某種程度的可預測性是存在的。但是,還有那麼多其他東西是我們不知道的。在預測領域想要抓住機會,我們只須設定清楚的目標──準確度──並且認真看待檢測這件事。

(摘自本書第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