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經解析-大陸經濟放緩 印度迎頭趕上?

工商時報【陳祖傑】

隨著中國經濟成長增速減緩,印度有可能接續演出,扮演全球經濟的另一個成長引擎嗎?

自從莫迪(Narendra Modi)2014年就任總理以來,印度經濟基本面明顯改善,讓不少人認為它能抵銷中國經濟的頹勢。

從印度的長期經濟發展來看,其主要的優勢包含:人口眾多,且年輕人占多數;內需市場龐大;基礎建設投資明顯不足;服務出口與部分製造業的競爭力在亞洲地區不斷提升。這種種正面因素看起來,印度確實有機會勝出。

莫迪若能成功掌握這股龐大的潛在動能,強化政府效率(例如改善政策執行,降低赤字與外債),則經濟成長率可望與顛峰期的中國匹敵。目前印度人均GDP不到1,700美元,若每年成長10%至12%,就能大幅帶動貿易,並促進工業化與都市化,再現中國10年、甚至20年前的榮景,讓全球各國從中受益。

但值得注意的是,印度的長期潛力雖然看好,短期景氣卻乏善可陳。因此聯博認為,印度要在短期內成為全球另一個成長引擎,或許並不容易。

假使詳細比較中國和印度的經濟,就能更清楚地了解現況。中、印兩國近來的成長主力來自於公共支出,民間投資力道則持續不振。兩國之間的差別在於,中國努力調整經濟結構,企圖跳脫投資導向的成長模式,轉型為消費導向經濟;印度卻反其道而行,希望加強政府投資力道,降低對服務業與低附加價值消費的依賴。

印度今年第1季的整體GDP年增率達7.9%,第2季已降至7.1%,如果不算政府支出,成長率更低,僅有5.7%;整體資本支出則下滑約3%。目前市場已將焦點轉向印度的第4季表現,期待成長有所提升。由於今年雨季水量豐沛,農耕收成看俏,可望提振消費。

此外,公務員薪資未來幾個月將大幅調漲,亦有助於提升消費力道。但兩者都屬於一次性利多,未來仍有賴經濟結構改善,才有辦法維持消費增勢。

莫迪的改革計畫旨在藉公共投資之力,帶動民間投資,但落實至今,尚未看到民間投資增強的跡象。公共投資能否長期持續,又是另一個變數,尤其政府作業繁文縟節,大幅拉長了基礎建設的前置期。

至於中國的情況恐怕更值得擔心。過去4年來,製造業投資動能持續減弱,一來是因為出口長期低迷,二來則是許多重工業淘汰過剩產能的緣故。而房市投資年初表現強勁(3月份年增率為15%),但目前已開始疲軟(7月份年增率僅為4%),主因是政府在部分地區實行打房,已經開始展現顯著效益。

此外,中國國營企業7月份固定資產投資年增率大幅成長22%,但民間投資的增幅卻只有1.8%,遠低於去年同期的雙位數成長。其中,由政府主導、資金來自各種公共管道的基礎建設,是中國此次投資週期的唯一成長來源,獨力撐起整個經濟大局。

整體而言,中、印兩國目前的經濟皆看不出強勁成長趨勢,未來1年恐怕難以提振全球經濟。雖然預估兩國整體經濟成長率處於6.5%至7.0%區間,已經高於許多國家,但進一步觀察兩者的成長動能,就能發現其中隱憂,讓人難以對短期發展感到樂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