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印度奴工

工商時報【施施】

印度人口販運猖獗,造成嚴重的奴工問題。面對數千年來既有的種姓制度與社會層層剝削,這些生活在社會最底層的「達利特」(賤民階級)也許很難在短期內翻身,但有人正努力協助他們改變命運,他們也受到激勵,開始嘗試改變現狀。

■"Bonded and forced labor are not only matters of crime or law. For making changes in the life of victims, we must work to meet their basic needs."

在印度北部,印度教聖城瓦拉納西(Varanasi)近郊1座磚窯中,凡瓦希與妻子每天工作18個小時,每周6天,已有4個月,雖然工作辛苦、薪水又十分微薄,但他們很認命。雇主事先借給他們1萬盧比(約台幣4,720元),並保證每人每周可得到1,000盧比的工資,可是夫妻倆工作4周後,就沒再領到半毛錢。

凡瓦希向磚窯的主管抱怨,主管卻威脅要揍他一頓,他只好繼續做了3個月的白工。當他向老闆要求休假回鄉,又再度遭到拒絕。忍無可忍的他與磚窯中的另名工人偷了1台腳踏車,騎了4小時回到村子裡,向當地1個組織求救,並躲藏在1間小屋中。凡瓦希表示,他們逃走後一直睡不安穩,因為「如果被老闆找到,很可能會殺了我們。」

全球奴工 40%在印度

據澳洲自由行走基金會(Walk Free Foundation)發表的2016年《全球奴隸指數》(Global Slavery Index)報告,全球目前共有4,580萬奴工,印度占了40%,共有1,830萬名奴工,其中有數十萬人在人口最多也最貧窮的北方邦(Uttar Pradesh)磚窯中工作,工作環境和條件都極為惡劣。

聯合國毒品犯罪辦公室指出,南亞是全球人口販運增加最快速的地區,印度製磚業要負起很大的責任。許多磚窯工人來自貧窮鄉下,被人口販子的花言巧語欺騙,同意前往磚窯工作。他們到了磚窯後,雇主會貸款給他們(通常是支付家中的醫藥費等必要開銷),然後以此為由苛扣薪資、限制自由,逼迫他們不斷工作,還有許多兒童因為必須償還家人積欠的債務而成為債役工。

數十年前印度就已立法禁止債役工,也設有勞工保護相關法律,但執行成效不彰。磚窯中的債役工每天必須工作至少16個小時,只有中午才能稍事休息,此時氣溫可能高達攝氏46度。他們只能住在生磚砌成的簡陋小屋,每天的糧食只有少量的米和扁豆。營養不良、文盲、高嬰兒死亡率,對他們而言都是生活的日常。

印度種姓制度根深柢固,讓債役工處境雪上加霜。債役工大部分來自「表列種姓」(即政府認定之弱勢種姓),被視為賤民(Untouchable)。北方邦有1/3人口生活在貧窮線下,兒童因工作輟學的比例全國最高,當地有數萬座磚窯仰賴債役工從事生產。即使虐待、剝削狀況十分普遍,當地官員也因早被買通而視而不見。

過去20年,印度的奴工問題(包括童婚與債役工)為該國亮眼的經濟成長蒙上巨大陰影。今年稍早,美國哈佛大學FXB健康與人權中心研究團隊發布1份研究報告發現,只要奴工團結起來,要求雇主確實遵守現有法律並爭取保障福利,他們是可以免於剝削的,這也是債役工可以採取的有效自救方式。

民間組織 援助債役工

該研究對象是1個稱為 Manav Sansadhan Evam Mahila Vikas Sansthan(簡稱MSEMVS)的民間組織,該組織位於瓦拉納西,他們將成功脫逃的債役工組織成「守望互助會」(CVC),並透過團體的力量提供支持,協助債役工對抗剝削的雇主。比如,在上述案例中,MSEMVS成員不僅提供藏身處讓逃出的債役工凡瓦希和同伴躲藏,還協助打探他們的妻兒狀況,最後會同官員將其妻兒救出。

目前,MSEMVS每月平均可救出65名男女與兒童債役工。債役工獲救後,MSEMVS還會提供許多後續協助,包括提供反人口販運法律和政府補助資訊,並輔導他們轉業。獲救的奴工雖然還將面臨很多挑戰,但他們至少不再受到剝削奴役,也終於重獲自由,可以尋找生命的其他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