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傳真-美國聯準會:鴿派?鷹派?

工商時報【歐凱若安本投資策略首席經濟分析師】

當你看見鷹派與鴿派並肩起舞之際,你會想到甚麼?但如果這是發生在美國聯準會(FED)當中,肯定會引發市場當中許多的混淆?

在今年全球央行於Jackson Hole 集會時,聯準會主席葉倫表示,有愈來愈多證據可以支持美國升息的立場。這使得市場對美國升息的預期,由英國脫歐之後的10%一下就上升到60%。

全球經濟未來究竟會是鷹派,抑或是鴿派當道?不論你的回答偏哪派,其實都沒有錯。因為這問題要看你是從短期,還是從長期角度來回答。

就溫和的鴿派而言,多數FED決策委員會成員都同意葉倫看法,預期未來仍將出現溫和成長、就業市場也會持續改善,且更重要的是通膨在未來數年將會走高。基於此一對經濟的看法,加上自2015年12月升息後就再也沒升過,使得在今年緩步升息的機會也變得愈來愈高。

但包括堪薩斯分行的Esther George,與FED副主席費雪(Stanley Fischer)等鷹派人士卻認為美國應該加快升息腳步。原因有三。首先,核心通膨(扣除掉食品及原油等波動較為劇烈的部分)已相當接近FED的2%目標,且就業市場也有顯著改善,如果升息時機過晚,就會面臨未來通膨飆升風險;其次,他們也擔心低利率會讓投資人為求高獲利,追逐風險性資產,危及金融體系穩定;最後,在鷹派人眼中,從金融危機開始浮現到現在,已有近十個年頭,他們擔心經濟如再度下滑,將沒有足夠貨幣政策揮灑空間。就歷史經驗看來,在面臨衰退時,FED降息累積幅度通常為5.25%,但以目前利率水準,這並未給FED足夠發射的彈藥,讓FED在最需要降息時卻找不到施力點。

對此,鴿派又有如下看法。首先,從美國經濟表現看來,升息一到兩次是合理的,但對在短期內更積極升息卻是有所疑慮。在過去十年,因人口老化、生產力成長趨緩、新興市場對安全性資產需求升高等因素,央行不必像過去那般大幅升息,就可以降低人們對於通膨的預期。

許多鴿派也相信,目前聯邦利率0.5%水準距引發通膨風險仍有一段距離。所以在下一次經濟面臨降溫時,FED還是可以推出其他政策,並不至於會面臨到無計可施。在一篇FED的研究中,葉倫明確表示買入更多資產,與「長期低利率」前瞻性指引,足以造成與溫和降息相同的效用。

其次,鴿派對於是否需要高利率,就算是短時間內,在態度上還是存疑。FED芝加哥分行總裁Jerome Powell認為「在全球其他央行仍在降息,且全球需求仍持續疲弱」,且升息會帶來美元走強的壓力下,美國升息有困難度。

對Powell及其他抱持相同看法的人來說,證明升息必要性的舉證責任過高,因為這包括了不會發生「全球風險性事件」,以及強勢的內需等。在該陣營中,一些強而有力的人士,如美國前財政部長桑默斯(Larry Summers),就對目前升息必要性提出質疑。他們認為以目前美國經濟強度與通膨風險看來,都還不足以讓他們相信升息有其必要性。

不論是鴿派或鷹派都會同意,要央行解決所有問題是個相當不切實際,甚至不負責的說法。美國今年可能只會溫和升息。但這個看來無趣的決定,仍有許多重大議題會在FED走道引發激烈爭辯。我們可以注意在這些爭辯後,鴿派與鷹派陣營中各有那些擁護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