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傳真-信用評等的應用 不應只是發債工具而已

工商時報【陳恕中華信用評等媒體暨數位內容部資深協理】

在台灣,信用評等經常被誤認為只是發債時才需要運用的工具,或僅只是用來應付主管機關的規定而已。實際上,信用評等的用途遠比這些來得廣,且已在其它主要金融市場中被廣泛運用。在這些主要金融市場中,發行體在發債時,不論債務的種類為何,都會先行取得評等。另外,即便本身並無發債計畫,企業有時也會藉由取得並且公佈評等,來做為建立投資人關係與增強資訊揭露程度的工具。甚至還有些企業接受評等的目的,是希望能透過信用評等程序得到第三方的回饋意見,以做為管理階層的「健康檢查」報告。

發行體信用評等與債務發行信用評等

在已開發的金融市場中,信用評等的授予對象包括特定發行體所有的債務種類,以區別不同類別債務間的信用風險,此一作法即使在並無法令規定之下亦然。以中華信用評等公司(中華信評,為標普全球評級之聯屬公司)為例,我們提供市場兩種評等:「發行體」評等代表的是受評機構整體的信用實力強度、以及該受評機構即時履行其財務承諾的能力;「債務發行」評等則代表的是特定債務發行的信用品質,著重的是特定債務的違約風險,同時還會將因該特定債務求償順位(即一般╱次順位)、抵押品、限制條款以及其它條件與情況造成之差異,納入其債權回收可能性的考量當中。特定債務所獲得的評等等級不一定與其發行體評等等級相同;舉例來說,次順位債券的評等等級即因其求償順位較低而較其發行體評等等級為低。

信用評等可做為資訊揭露的工具

信用評等的實際用途,遠超過發債工具的單純角色。在現今的全球經濟中,企業透明度的提升受到重視,因此對企業機構而言,信用評等不僅能協助建立客觀的投資人關係(IR),而且還可做為資訊揭露的工具。舉例來說,國際上保險公司多公布其信用評等做為其信譽的象徵。另外,一些在其所在地國家中已擁有穩健商譽,但國際知名度卻不高的企業,也會透過取得信用評等的方式,在國際商業社會中建立地位。事實上,在海外市場的一些大型合約標案中,部分專案計畫主辦人可能會要求投標者提供信用評等資訊,做為證明其本身信譽的方法,這也是頗為常見的情況。由於評等是一種具權威性的投資人關係與揭露工具,因此必須一提的是,只要評等一經公開,發行體就會謹慎對待其評等。在成熟的金融市場中,突然撤銷評等的行動經常會引發投資人的疑慮,認為該發行體可能有隱藏某些對其不利之消息的意圖。

部分台灣的企業,可能會與其全球交易往來業者有相似的想法,藉由取得信用評等做為對其公司管理制度的一種「健康檢查」。信評機構會以債權人的角度來檢視企業,傾向以較保守的觀點切入評估,並較著重受評企業在景氣循環下營運現金流量的穩定性,因此對企業而言可謂助益良多。

信用評等可以扮演的角色與功能事實上相當廣泛,綜合來看,信用評等的三大主要運用領域包括:一、可做為支持債券發行的融資工具;二、可做為投資人關係╱資訊揭露工具;三、可做為體檢企業並獲得管理回饋意見的工具。基於此,中華信評認為,隨著台灣市場對信用評等角色之認知與接受程度更為提高,信用評等在台灣應能發揮其更重要且多元的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