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業賴家網遊族

工商時報【鍾玉玨】

美國研究顯示,年輕低學歷男性就業率偏低,這並非經濟疲軟,而是因為他們有更開心的做法:繼續與父母同住、享受打電玩的樂趣等。但如此一來,不僅他們擺脫不了低薪的魔咒,也會拖累整體經濟。

■They find evidence that a portion of the decrease in work time of less-educated young men can be a result of the appeal of video games.

伊茲基維多(Danny Izquierdo)現年22歲,高中畢業後就靠打零工維生,低收入的他至今仍和父母同住,對生活不甚滿意,但進入虛擬的網遊世界,立馬變成充滿自信的強者。

他說:「打電玩時,我確信,只要給我幾小時,一定會有收穫。但是說到工作,付出努力不見得有回報。」

伊茲基維多代表了時下一群熱愛網遊的美國人。普林斯頓大學、羅契斯特大學、芝加哥大學經濟學家們最新合作的研究顯示,這群網遊族,有助於解釋美國經濟雖已復甦卻出現一個讓人詫異的現象:儘管失業率降至新低,卻有高比例的青壯族(尤其是年輕人與低學歷族)要嘛沒工作,要嘛只是打工兼差。

沒有大學文憑的男性勞工將自己辛苦際遇歸咎於經濟疲軟不振,尤其是男性為主的製造業。不過上述研究顯示,許多年輕男性拒絕投入職場是因為有更輕鬆、更開心的選擇:住父母家、浸淫在電玩的世界。

栽進網遊 逃避現實

芝加哥大學總體經濟學家赫斯特(Erik Hurst)指出:「儘管這個族群就業比例下滑,但幸福感卻上升,和父母同住的比例也攀升,明顯不同於其他族群。」

儘管年輕男子靠栽進網遊世界,暫時逃避現實,但是倒頭來傷害的還是自己以及美國的經濟,因為不趁著年輕累積工作經驗,到了30、40歲拿什麼和人競爭,影響所及,可能一輩子都跳脫不出低薪魔咒,更糟的是可能被憂鬱症、毒癮所苦。

不只個人會陷入困境,美國整體經濟也會受到拖累。芝加哥大學經濟學家卡普蘭(Greg Kaplan)說,這群人占了龐大的勞動市場,原本可被善用,現在卻閒置不用。」

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指出,至去年為止,21∼30歲大學學歷以下的男子中,22%受訪者表示,一整年沒有工作,遠高於2000年的9.5%。25∼54歲青壯男子中,僅88%表示有工作或覓職中,讓美國在34個已開發國家中排名倒數第3。

研究發現,從2011∼2014年,低學歷的失業年輕男性平均每周花8.6小時打電玩,遠高於金融風暴前的3.4小時,主因是科技日新月異,連帶電玩設計也愈來愈複雜,一旦連線上網,很難讓人捨娛樂而就工作。

21歲的賈科伯.貝瑞(Jacob Barry)目前在一家三明治公司兼差,夢想有天能成為治療師,但是他一旦進入電玩世界,就忘了正事,每周高達40個小時掛在網上。他說,網遊需要緊密的團隊互動,因此在網遊社群有歸屬感,加上強烈的成就感,這些都是真實世界所欠缺,因此讓他愛不釋手。儘管母親常唸他,要他趕快找個工作或回學校深造,但他滿腦子想的都是電玩。

伊茲基維多表示,電玩可讓他暫時忘掉就業市場的壓力。他說,身為瓜地馬拉移民之子,一直不容易找到工時夠長的工作,也看不到晉升的機會。

電玩世界之所以讓人沉迷,除了刺激與成就感,另外就是網遊幾乎不用花錢。貝瑞透露,他花數千小時上網廝殺,卻「花不到一毛錢」。

誠如卡普蘭所言:「儘管近年勞動市場表現欠佳,但這個族群找到了安身之處(父母家),也找到可做之事(打電玩)。」

賴家網遊族 幸福感竄升

因此這族群的幸福指數高於2000年初期的調查,自認非常開心的比例從81%竄升到88%。

歐巴馬總統最親信的經濟顧問之一克魯格(Alan Krueger)說:「強而有力的證據顯示,愈來愈多學歷低的年輕男性不工作,並非全然是市場對他們的需求疲弱。」他接著說:「他們工作時數降低,可能是因為不敵電玩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