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麥停開愛斯基摩學

工商時報【蔡致仁】

丹麥大砍財政預算中的高等教育經費,導致今年秋天哥本哈根大學的「愛斯基摩學」課程被迫停開。但研究者認為,無論是從環保、政治或者採礦開發哪一點出發,都顯出保存這門學問的必要性。

■If another referendum on Scottish independence is called in the next few years, perhaps Theresa May will ask an Eskimologist for advice.

哥本哈根大學的「愛斯基摩與北極研究」,據信是世界唯一教授北極圈居民語言、歷史與文化的課程。哥大從1920年開闢這門課,至今已經近1個世紀。

談到「愛斯基摩人」(Eskimo),讓人聯想到北極冰天雪地裡的圓頂冰屋與冰上釣魚,以及經典動畫《企鵝家族》(Pingu)。

北極圈居民現在被稱為「因紐特人」(Inuit),並非「愛斯基摩人」(Eskimo),不過哥大課程仍保留原本的課名。修課者除了丹麥及其海外自治領地格陵蘭的學生以外,也有英國、法國、波蘭、美國與加拿大學生。採礦、氣候變遷這些影響格陵蘭的社會與政治議題,在這門課的學士和碩士課程占了很大部分。

經費遭大砍 冷門課程遭殃

然而,丹麥政府今年1月公布財政預算時大砍高等教育經費,導致哥大削減500餘名教員,一些相對冷門的課程不是停止就是廢除,愛斯基摩學也首度停開。哥大校方官員語帶雙關地說,課程被「冰凍了」。

丹麥大學的經費由政府預算全額支付,學生不必繳學費。但是政府削減開支,使大學不得不重新思考辦學目標,應該開更多職業取向的課程,迎合需要人才的企業,還是繼續追求純粹的學術?

儘管哥大校方希望該課明年可以恢復招生,但眼看政府可能繼續撙節,並且鼓勵大學優先保留學生多的課程,愛斯基摩學的未來依然灰暗。

愛斯基摩學學者則拒絕屈服。他們認為現在才應該好好研究北極,因為冰層正迅速融化,各國政府與採礦企業對開採此地礦藏與天然資源的興趣愈來愈增加。他們派人來哥大,聽取愛斯基摩學學者的報告。 賽赫森是哥大愛斯基摩學的3位教授之一。目前他的研究焦點為,對於大型國際採礦企業開採礦藏的提案,格陵蘭居民應如何回應。

北極圈夯 學者:正該好好研究

格陵蘭在2009年成為丹麥的自治領地,擁有礦藏及原油的開採權。從那時起,俄國、加拿大與挪威的礦業公司不斷向格陵蘭提議合作。

賽赫森說,研究小組發現格陵蘭需要挖出大量的礦,才能達成較大程度的經濟獨立,且賺來的錢還須做長期投資,避免經濟過熱。他們也正在研究,如何讓不會採礦的格陵蘭居民也能從礦業成長受益,以及礦業對社會平等有何種影響。

不僅如此,對北極圈感興趣的外國企業與國家愈來愈多,因而寫信諮詢哥大的愛斯基摩學者。賽赫森表示,他們想知道該地區的政治、格陵蘭會不會脫離丹麥獨立、獨立的影響、氣候變遷會讓局勢變怎樣。

這些單位派人來哥大,賽赫森等愛斯基摩學學者無償向他們簡報。賽赫森說,未來這門課程的經費會遭大刪減,但他堅定認為,「北極圈有太多事情正在發生,愛斯基摩學可以站在第一線研究」。

哥大是全世界唯一將格陵蘭語列入外國語言課程的大學。因此,許多只會說丹麥語的格陵蘭人就來這裡,向愛斯基摩學者學習自己的語言。丹麥政府今年1月宣布削減高等教育經費時,國內媒體與政治人物都呼籲拯救愛斯基摩學,甚至格陵蘭也站在同一陣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