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新視野-經濟全球化 蘊含新動力

工商時報【周武英】

近來,關於經濟全球化已經終結的論調在歐美又開始升溫。從政界到投資界,到企業界,到媒體輿論,對經濟全球化的質疑之聲不絕於耳。筆者認為,經濟全球化進程並未畫上句號,但遭遇波折,對各國而言需要抓住機遇,讓全球化邁入新的階段。

全球經濟走出危機後增長乏力,而國際貿易增長速度已經連續5年低於經濟增長速度,世界範圍內保護主義嚴重,國際經貿規則出現政治化、碎片化的情勢,世界經濟還沒有找到全面復甦的新引擎,國際投資也呈現出全球範圍內的不平衡。

英國脫歐公投後,蘇格蘭和北愛爾蘭均表示要脫離英國,各界擔心產生骨牌效應。後危機時代經濟全球化的命運確實引人關注。經濟全球化進程中的波折或許就是當今經濟全球化的挑戰所在。

全球化之所以遭遇波折,究其原因,一是金融危機後全球經濟沒有出現全面復甦導致貿易保護主義加劇;二是移民浪潮造成的不安全感同樣使民粹主義抬頭;三是以往經濟全球化未能實現普惠和真正意義上的互惠,貧富差距加劇,各國又缺乏合作,民眾的不滿和不信任日益嚴重。

對於經濟全球化環境正在發生的變化,視而不見顯然不是辦法。不過,在全球化放慢的過程中,同樣能夠看到全球化仍在繼續,並且呈現出形態的變化。在全球經濟格局逐漸演變的過程中,這種全球化的變化還蘊含著機遇。

首先,以往全球化的標誌,譬如貿易、投資等雖然增幅明顯放慢,但並未完全停滯,而且未來也沒有不斷減少至零,甚至長期萎縮的跡象。

貿易規則和貿易協定的碎片化現象只是全球化進程遇到挫折過程中,各國採取的迂迴曲折的前行方式,碎片化過程和全球化目標並非對立,可以利用碎片化成果提高全球化水準到一個新的高度。

其次,全球化內涵形式的變化有可能將全球化帶入一個新的階段。正如專家學者所言,上一輪由科技革命推動的製造業領域產業分工的深化、細化,已經接近尾聲,新的生產力活躍因素開始起作用,新的國際分工體系正在形成。

尤其,互聯互通建設的推進讓各國人員、資本、商品流通更為便利。這些新的變化意味著全球化一旦再邁開腳步,將有一個更好的外部環境。

最後,世界經濟格局的演化,可能使全球化在新的階段獲得新的動力,國際力量對比正在發生前所未有的積極變化。二戰結束後形成的全球治理體系已經不再適應新形勢。

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經濟體力量的壯大有助於縮小貧富差距,減少市場萎縮、投資環境惡化等風險,將使經濟全球化有可能獲得真正意義上的成功,促進生產要素和資源在全球的優化配置和使用,而不是僅僅側重於發達國家的資本擴張。

因此,經濟全球化仍是21世紀推動社會經濟、政治變革的力量,只是變革正在重新塑造世界,需要及時應對,因為全球化本身從來都是一把雙刃劍。從歷史上看,經濟全球化並非始終一帆風順,同樣是走走停停。伴隨著質疑聲,經濟全球化的腳步一直在邁進,未來也將如此。